<optgroup id="k6m4q"></optgroup><optgroup id="k6m4q"><small id="k6m4q"></small></optgroup>
<center id="k6m4q"><wbr id="k6m4q"></wbr></center>
<center id="k6m4q"></center>
中國木業網 首頁 品牌 紅木家具資訊 查看內容

你以為你消費的只是紅木?

2020-6-28 12:55| 發布者: nini1314| 查看: 1050| 評論: 5

摘要: 如今,紅木家具行業是中國飛速發展的行業之一,在文玩市場里,紅木制品的地位也顯得愈發重要,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和收藏愛好者投身于紅木收藏的熱潮中。這種熱潮帶給商家的是滾滾而來的利潤,但是對于樹木來說,帶來的 ...

如今,紅木家具行業是中國飛速發展的行業之一,在文玩市場里,紅木制品的地位也顯得愈發重要,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和收藏愛好者投身于紅木收藏的熱潮中。這種熱潮帶給商家的是滾滾而來的利潤,但是對于樹木來說,帶來的卻是無節制的破壞。

什么是紅木?

在傳統概念中,“紅木”是指豆科黃檀屬的交趾黃檀的心材。而在改革開放之后,進口熱帶木材越來越多,商家起的名字也五花八門,紅木的概念就逐漸被擴大化了。為了規范市場,2008年中國頒布了紅木國標 (GB/T 18107-2000),其中規定:

紫檀屬、黃檀屬、柿屬、崖豆屬及鐵刀木屬樹種的心材,其密度、結構和材色(以在大氣中變深的材色進行紅木分類)符合本標準規定的必備條件的木材。此外,上述5屬中本標準未列入的其他樹種的心材,其密度、結構和材色符合本標準的也可稱為紅木。

自此,“紅木”一詞的定義擴大為八類五屬三十三種,而本文中主角之一的交趾黃檀則被改稱為老紅木、紅酸枝、大紅酸枝等。

國標紅木的種類及分類地位。
圖片:老貓

紅木的一大特點是硬,因此“紅木”一詞在國內經常與“硬木”混用。但中國和歐美對“硬木”、的定義并不相同。在西方體系中,硬木與軟木分別對應于被子植物和裸子植物的木材,但在中國,情況要復雜得多。中國傳統木匠會根據木材的質地、顏色、紋理等因素將木材粗略分為三大類:硬木、硬雜木和軟雜木。硬木對應的是較為常見種類的紅木,但這句話不能反過來說。前文提到的“國標紅木”中,有很多種就不能劃歸硬木范疇,只能算作硬雜木。類似的,一些近年來進入中國市場的熱帶木材,如綠檀、蛇紋木等,雖然單純從質地上說它們比很多硬木更硬更重,但是由于古人接觸不到,也只能歸于硬雜木。


木材的解剖結構,其中深色的部分為心材。心材由邊材逐漸轉化而來,其內的導管被次生代謝物填充,主要起物理支撐作用。
圖片:Encyclop?dia Britannica,漢化:老貓

“紅木之王”黃花梨的尷尬處境

黃花梨是33種國標紅木中身份最顯赫也是價格最高的,它是豆科黃檀屬植物降香黃檀的心材,出產于中國海南島和嶺南一帶?,F在野生的降香黃檀大樹寥寥無幾,被定為國家二級保護植物,不能進行商業采伐。導致降香黃檀數量減少的原因很多,從古至今的材用砍伐是主要原因。

??诠珗@內50年樹齡的降香黃檀樹。
圖片:hainan.net

從明代開始,人們就開始廣泛將黃花梨應用于高檔家具的制作中。而此外由于木材含油量很大,大躍進時有些地方一度也大量將其用于煉制鋼鐵。上世紀八十年代,王世襄先生的兩本專著《明式家具珍賞》和《明式家具研究》出版后,黃花梨被廣大文物販子得知,于是海南本地的老黃花梨家具和生活用品被大量收購,價格也是翻著跟頭上漲。在黃花梨產地之一的海南儋州市,當地人幾乎家家戶戶都能講出一個賣掉老物件發財的故事。這種伴隨著收藏熱興起的黃花梨熱潮,給降香黃檀帶來了好消息和壞消息。

明代黃花梨有束腰三彎腿羅鍋棖加矮老方凳。
圖片:上海博物館

好消息是降香黃檀的保護措施得到了保障,為數不多的野生大樹都受到了林業部門的保護。同時因其巨大的經濟利益,有很多人在海南大量種植降香黃檀,由于它很容易種活,所以和其他的瀕危植物兄弟比起來至少滅絕無虞。當然,降香黃檀長出心材需要數十年時間,長到能做家具的程度需要近百年。目前市面上黃花梨飾品常見但不見新家具的原因正是因為人工林生長時間尚短,心材最大的尺寸也只夠車珠子的粗細。

壞消息則是雖然從物種角度來說降香黃檀沒有滅絕的危險,但是生物多樣性中還有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遺傳多樣性。原本海南島東部和西部都有降香黃檀分布,不同環境的自然選擇方向會有所不同,所以不同地區的降香黃檀種群的基因組會有一定的差異,這種差異是構成遺傳多樣性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在所有的產地都不經管理地大量種植非本地的降香黃檀,很可能對野生種群造成基因污染,這種基因污染至少在目前的科學發展水平上是無法清除的,對將來的影響目前尚無法預料。

與降香黃檀本身所面臨的威脅相比,很多木質紋理與之類似的熱帶樹種面臨的問題更為嚴重。由于黃花梨資源已經枯竭,所以一些木材商把目光瞄向了替代品。巴里黃檀、奧氏黃檀、刺猬紫檀、鵲腎等都是現在常見的替代木材。木材商開發這些新木材的時候,給其他地區的熱帶森林造成了巨大的破壞。這些替代品中有很多目前的數量還算不少,因此尚未得到良好的保護,但是如果事態繼續發展下去的話,它們以及它們所生活的生態系統中的其他生物,或許都面臨著旅鴿一般的命運。

由紫檀推倒的多米諾骨牌

清式家具以紫檀為貴,所使用的是檀香紫檀(也就是市面上俗稱小葉紫檀)的心材。但是檀香紫檀產自印度,在交通不便的清代進口不易,因此當時的人們就去南洋,也就是現在的東南亞收購木材顏色接近的紅酸枝類作為替代。大規模收購最終導致了紅酸枝中的交趾黃檀野生數量驟減。在交趾黃檀無法滿足市場需求之后,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微凹黃檀等樹種也繼而遭到了池魚之殃,僅因為它們可以作為交趾黃檀的替代品。產自非洲的盧氏黑黃檀,也就是市場上被稱作大葉紫檀的那種,在上個世紀后期作為檀香紫檀的替代品被引入中國后,經過數十年的采伐,數量也已經大幅減少。

在2013年3月召開的第十六屆《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締約國大會中,交趾黃檀、中美洲黃檀、微凹黃檀、伯利茲黃檀、盧氏黑黃檀這五種植物被提升到附錄二,它們均屬于國標紅木。CITES附錄二中的物種指的是目前尚無滅絕危機,但若仍面臨貿易壓力、族群量繼續降低,則將被列入附錄一中的生物。也就是說目前的國際貿易已經嚴重威脅到了這五種植物。雖然它們受到威脅的直接原因是原產地政府執法不力和政策漏洞,但是中國作為國際貿易中最主要的進口國,對這些植物受到的威脅難辭其咎。

CITES附錄中的國標紅木種類,加星號者為2013年6月新增。
圖片:老貓

根據海關數據統計顯示,2013年中國累計進口紅木119.58萬立方米,和2012年相比同比增長了51.67%,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受保護的物種,且這個數據還沒有包括走私木材。由于CITES在規定中有一個漏洞,即在交趾黃檀等物種進入附錄時,注釋中將管制范圍限制在原木、鋸材和飾面用單板,所以一些中國商人在限制規定生效后在境外開設加工廠,將紅木木材做成粗制濫造的家具后進口以繞過規定,這些“家具”進入中國后,他們自然會將其拆解再加工。

2000年至2013年中國從大湄公河次區域進口的紅木原木,單位:立方米。
圖片:eia-international.org

包括交趾黃檀在內的非法紅木貿易是對生態和法制的嚴重踐踏。交趾黃檀主要生活在中南半島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中,市面上能夠見到很大的大料都是已經生長了數百年的古樹,由于人類的掠奪性采伐已經到了滅絕邊緣,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易危(VU)物種,目前的數量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急劇減少。老撾博利坎賽(Bolikhamxay)和甘蒙(Khammouane)兩個產區省份在2012年的調查中一棵成熟原生樹都沒有找到。越南的五個自然保護區中交趾黃檀的種群密度已經降低到每公頃1至10棵,如果不加控制,交趾黃檀很可能在幾年之內在這些國家絕跡。

“大紅酸枝”交趾黃檀的樹葉與種子。
圖片:woodplanet.info

對交趾黃檀一種植物的采伐造成的影響不僅限于這一種植物本身,作為森林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喬木數量的減少會直接導致群落朝向不同于原來的方向演替,再加上采伐過程中人類在森林中捕獵、開路等其他活動的影響,最終的結果會直接導致生態系統中生物多樣性程度降低。中南半島是地球上生物多樣性程度最高的地區之一,印支虎、武廣牛、長頜帶貍、白頰長臂猿等珍稀動物都生活在此,而且尚未被人類發現的應該還遠不只這些。就在2014年6月5日,世界自然基金會表示,在大湄公河流域發現了大約367個新物種。生物多樣性程度高、食物網結構復雜的熱帶森林生態系統一旦被徹底破壞,完全恢復幾乎是不可能的。

生活在中南半島雨林中的白頰長臂猿——它們被IUCN列為極危(CR)物種。
圖片:Terry Whittaker /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然而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面前,即便國際貿易已經立法受限,但走私活動依然越來越多。這助長了原產地和中國一些邊境口岸地區的官商勾結、腐敗受賄等風氣,同時挑戰了國際、國內的法律法規和商業秩序。

紅木市場將何去何從?

目前紅木產業飛速發展,但是發展道路卻已經開始走偏了,紅木家具產業本來是依托于明清家具文化上,其文化內涵主要體現在設計風格和工藝技術上,用材只占其中的很小一部分價值。而當代的紅木產業卻畸形地發展為以材為貴,將傳統家具文化的精髓拋在腦后,從文化的角度來看也是不值得追捧的。在經歷了數萬年伴木為生的歷史后,讓人類停止利用木材是不現實的,目前問題的關鍵就在于如何在利用和保護之間取得平衡,通過對資源的合理利用達到可持續的發展,對于生存受到威脅的植物應當加以保護,等種群恢復后再圖開發和利用。作為一個行業,如果繼續竭澤而漁,不重視可持續發展問題的話,最終受害的將會是所有從業者。合理的解決方法除了在原產地加強保護外,在終端市場調整需求也十分重要。

被瘋狂盜伐的森林。
圖片:WWF-Canon / André B?rtschi

由于各種紅木原材現在只是在國際上限制貿易,進入國內后的加工和買賣均屬合法,在原料的稀缺程度越來越為人所知的今天,很多消費者和收藏愛好者很自然地都會產生購買紅木家具以圖保值增值的想法,但是從消費和投資的角度來看并不是很好的選擇,對紅木家具的一次不理智消費除了是對熱帶森林的一次蠶食外,更有可能是給自己的生活添了一個累贅。

拿紅酸枝為例,它的“木性”很大,如果新料做成家具放置在與原產地氣候條件不同的地方,例如中國北方,就很容易開裂變形,保養維修都很麻煩。紅酸枝類木材現在國內的存量不少,在得知即將限制國際貿易后,不少木材商都收購了大量木材進行囤貨,2013年后半年曾經還出現過國內比老撾產地售價還低的情況,而酸枝類的市場認知程度又比不上歷史文化附加值很高的黃花梨和紫檀,目前價格高企并不是因為稀缺,而是因為商家囤料后的炒作。所以如果消費者追隨潮流花重金購買紅酸枝新家具后,既不方便實用,又難以有效地保值增值,并不是很好的收藏品。

即使是有收藏價值的紫檀和黃花梨,其價值也只限于有歷史的老料,黃花梨新料還遠不足以制作家具,充斥市場的紫檀人工林新料也沒有什么太高價值。而真正能夠增值的老家具怕是只能在各種拍賣會上才能見到,價格也不是普通消費者接受得了的。而那些邊角碎料做成的手串飾品之類買來玩玩尚可,指望有效增值則很難。

最后還是用一個我曾經提到過的觀點來結束:紅木是好東西,喜歡它就盡自己的力量保護它,讓子孫后代也能欣賞到紅木和紅木產地更為豐富多彩的生態系統。(編輯:老貓)

相關小組

  • 自然控
  • 可持續生存
  • 天下文玩迷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相關閱讀

zozozo女人与牛交zozozo
<optgroup id="k6m4q"></optgroup><optgroup id="k6m4q"><small id="k6m4q"></small></optgroup>
<center id="k6m4q"><wbr id="k6m4q"></wbr></center>
<center id="k6m4q"></center>